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孤月凄绝灰飞湮灭

发布时间:2020-03-24 11:11:09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霓虹闪烁,街灯却昏黄的寂寞,孤独拉长的身影在不停地游走。浓重的暮色渐渐散开,一轮弯月孤零零地挂在天上。我只是一个凄然的游魂,在绝望中呻吟,如那阴暗处无根的野草,春来时万般摇曳,秋来时万般凋谢。

承诺不过是种煎熬,荒芜的心,血淋淋的撕裂,直至插入灵魂的底蕴。蹉跎的青春,一如潮水涌过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无言的寂寞,无法破译炽热而复杂的情感,一如水波中逐流的一叶孤舟。

在喧嚣的人群中,我无力地叹息,那踏过早已埋没深土的踪迹,早已灰飞湮灭。一种巨大而永恒的召唤,令我不由自主地踏步前进着。淡淡复淡淡,剔骨抽心的痛依旧轮回着。

夜凉如水,风冷冽地从指尖滑过。我跌落在某个角落里哭泣,满目疮痍一地凌乱的断弦。梦幻中的沉思,醒后则不能自已的悲伤,如水的漩流中,心骤然从一个波峰滑向另一个波谷。

天和地的距离,是多么遥远,海天一色,那只是追梦人的编织的花篮。那些长长短短的记忆,带着幸福亦或者忧伤,而哪阕词可以把所有的忧伤掩盖?

古有柳永词里的远悼残月,有东坡醉酒词中的破萍尘土,近代有清照笔下的落日黄花,那些纪念生命的刻度,仰天怒骂的壮志未酬,或深或浅都遗留在我的脑海里,永不磨灭。

一枚石子在涟漪的波浪中一刹沉底,原来生命消逝竟是如此坦然。流两泫清泪,洗掉那地老天荒的承诺,跋山涉水,踏入夜的坟墓。掸落叶的浮尘,错过朝如青丝暮成雪的相伴,流失了今生的安逸。

生命是条蜿蜒的路,源头藏匿着数不清的寂寞。风花雪月的浪漫,只是独空疏影一场空。命运的小溪曲折迷离,我奋力撑篙,试图挽一季姹紫嫣红的暖春。

生命焕然多彩,一瞬间又如流星陨落。那把凌迟惨白的小刀,在血肉里快乐游刃,泪已落尽,五脏六腑早已枯竭。春走花落,纯白的花蕊已然凋谢,我的爱和痛葬在这桃花树下。

总在记忆的某个路口徘徊,一遍一遍重复着过去的对白。路旁的树藤依然保持着那个缠绕的姿势,千年未变。我趔趄离去,心绪象是疯长的水草,漫过了奈何的浮桥。

走不过心的锁链,跨不过花谢人亡的定律,心的衰老无限的靠近。累了,倦了,嘶声力竭成为过往的嚎叫,我竟然呆滞地吐不出一个字。

罢了,罢了,三千青丝一朝白,千悲万凉何人知。载不动往日愁,数不清今生怨,四面空空,只有冰冷的墙壁作伴。世上花开万万朵,我钟爱一树菩提。踏雪寻梅花已谢,谁怜憔悴更凋零。

烦恼,本是自身郁积,与人无忧,而知己者,世上又有几何?回首,再回首,记忆竟是一片空白,忘了,该忘记了,一切风过无痕。

我望向遥遥远方那片蓝色的海,千江万水,都潺潺的汇集在咆哮大海中。星辉在颤,银发舞动,我静静地向大海奔去。躯壳和灵魂,早已脱节,齿端的恨,眼角的无奈凝集太深,挫骨扬灰,这是我最后的结果。

生命,终于划上一个休止符。墓前的向阳花,正在诡异的笑,心已停止跳动,我是一个渡不过忘川的魂魄。无底无舵的小舟驶来,示意我踏上这鲜红的川流,伤口撕开又裂,汹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随波静流,我黯然的笑,来了,风风火火走上一遭,去了,糊糊涂涂忘却一生。你双膝跪下,悲凉地求我归来,我却向你温柔的挥别。此刻,我心堕入熊熊地狱,躯体却已高升天堂。此去经年,永不相见

不锈钢防撞护栏

陕西小叶黄杨

中企智尊会计服务

HDPE沟槽式中空双壁静音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