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西15家电企再求援输血见效仍未止血军事财经财经要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04:39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山西15家电企再求援 输血见效仍未止血 军事财经 - 财经要闻 - 资讯生活

北京、山西报道

一度因巨额亏损引发社会关注的山西火电企业,今年一季度的业绩有大幅改观。 虽然总体上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亏损额已经较去年减少50%以上,部分火电企业则实现微利。

也就在火电企业开始减亏的同时,山西中南部15家电厂于年初再次发出了帮扶请示,而在去年这个数字是13。

近日,记者在采访多家电企后发现,今年山西的中南部火电企业一季度呈现大幅减亏的态势,作为去年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联名请求帮扶的“带头”企业,山西漳山电厂一季度同比减亏了9000多万元,减亏幅度过半。

这样的转变主要是由于山西上网电价的上涨及山西政府对火电企业的资金支持,但是山西火电企业“输血而未止血”的局面仍在持续。

巨亏电企大幅减亏

按照今年4月财政部公布的数据,五大发电集团2011年全年火电累计亏损312.2亿元,比上年增亏190.7亿元。而受益于上网电价的上涨以及今年动力煤价格整体呈温和态势,火电企业的日子比去年好过了不少。

大唐集团3月中旬召开的月度工作例会上透露出的信息显示,大唐集团2月份的火电业务“自2011年1月份以来首次实现盈利”。此外,还有消息显示,中电投集团今年2月也实现了大幅减亏。

而在去年上网电价上涨幅度最大的山西,火电企业的经营状况得到较大改善,部分电厂甚至略微盈利。“去年每度电亏1毛多,现在涨了6分多。”一位山西电厂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一高级工程师向记者透露,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下称“太原二电”)一季度略微盈利。

本报记者随后采访了太原二电厂党委书记刘学东,他否认了这种说法。他表示,一季度该电厂看起来“盈利”的原因是由于有些成本没有核算进去,称之为“盈利”并不准确。他称,今年前四个月,太原二电厂大概共亏损1000万-2000万元。虽未盈利,但减亏幅度也是相当之大。

数据显示,在去年9月尚未进入供暖季之时,太原二电厂单月亏损额就达到3200多万元。

与去年9月只有五六天的煤炭库存不同,现在太原二电厂的储煤场已经“煤”满为患。5月7日,本报记者在太原二电厂看到其厂区入口排起长长的运煤车队。现场工人对本报记者称,该电厂存煤一个月都用不完。

除太原二电厂之外,山西漳山电厂一季度也实现了大幅减亏,而电厂正是去年山西中南部13家电厂请求帮扶的“带头”企业之一。

该电厂计划部的负责人向本报记者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其今年4月份亏损700万,一季度亏损6975万,而这两个数字在去年同期,分别高达1435万元和1.5亿元。也就是说,截至4月份漳山电厂减亏幅度已经过半。

接受记者采访的山西漳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漳泽发电分公司(下称“漳泽电力”)计划部胡主任也告诉记者,漳泽电力1月到4月份亏损2000多万元,同比减亏将近一半。

仅就刚刚过去的4月份而言,漳泽电力亏损300万,与去年同期相比减亏500万,减亏幅度也超过了一半。

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一直用高价的本地煤,依然在一季度同比减亏了500多万元。而位于北部忻州河曲的鲁能电厂则一直处于盈利的状态。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学研究中心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季度电厂减亏是因为电价上调和目前温和的煤炭市场。

亏损局面仍将持续

虽然大幅度减亏是事实,但是业内专家认为,电企不可能短期内实现扭亏。

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副理事长李建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目前虽然相比去年同期情况好转很多,但山西省大部分电厂还是处于亏损状态。原能源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朱成章在不久前也表示,火电企业的亏损还将持续,短期内难以有根本性改观。

李建伟告诉本报记者,今年2月底,山西中南部的电厂再次给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发来帮扶请示,这次又增加了南部的长治热电和晋城热电两家电厂,请求帮扶的电厂数量从去年的13家增到了今年的15家。

此次山西15家企业请求援助的内容与去年大同小异,主要还是希望山西省政府能帮助解决发电企业上网电价、解决煤炭供应以及提供流动资金等老问题。

但在发出求援不久,煤炭市场的变化让一切都显得没有那么急切了。

“最近一段时间,煤炭价格有了小幅下降,山西发电企业的压力缓和了很多。”李建伟对本报记者说,“现在问题没有前两个月那么突出了。”

本报记者了解到,山西省政府也在今年年初约谈了本省的电力企业领导,了解电厂目前的经营状况。一位参加此次会议的电企领导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山西省政府在去年为电企提供了10亿的贷款支持,但仍然对电力企业有所误解。“会议的意思就是说,电厂经营不下去就让煤炭企业接手。”该电厂领导说。

事实上,山西省已经从去年开始通过省属企业整合省内的发电企业。去年11月,同煤集团接手原属于中电投集团的漳泽电力,首开地方企业整合收购央企发电资产的先河。今年年初,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整合了山西国际电力集团。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五大发电集团在山西的其它几家发电企业也曾收到过山西煤炭企业的收购邀约。“而且语气很强势。”上述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除了原有的成本压力之外,发电企业正面临着新的脱硝环保压力。虽然发改委对安装并正常运行脱硝装置的燃煤电厂给予每千瓦时0.8分钱的补贴,在一定程度上可缓解火电企业的成本压力,但火电企业自身也要承担一部分成本。按照太原市的要求,太原二电厂今年就要完成2×300兆瓦燃煤发电机组的脱硝工程。

在发电与环保的博弈当中,发电企业已经被逼到了非常艰难的处境。一位山西火电企业环保负责人曾对本报记者称,市环保局刚刚对其下达了新的减排任务,他直接回复说无法完成。

另外,煤炭市场的变数以及利率的上调,也为电厂扭亏蒙上阴影。

林伯强认为,电价上调与温和的煤炭市场所带来的电厂减亏局面,并不会持续太久,煤价很快会上涨,到时电厂的日子可能就会比较难受,不如现在好过。

漳山电厂的胡主任告诉记者,今年贷款利息比去年增加,也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电厂的负担。

山西旱龟

沈阳矿粉烘干机

重庆复合烤漆门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