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前世孽缘今生诡债-(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7:51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古代情怨两难分,有情必生怨,怀怨必压情。

她是堂堂宰相千金,一生锦衣玉食不愁荣华。

父官朝中一战场披靡所向之神勇将军为她倾慕,可哪知她一心只求相夫教子安度年华,怕尽重蹈覆辙父亲之悲剧。

自小的她是正室所出,可父年轻之时惹一身情债,家中不得安生,不久后相爷夫人郁郁而终,幼小的相府千金失去亲母的关怀。

她名李凤来。

一日郊外游玩不慎落山,与丫鬟家丁分离,而跌落山下的凤来正浑然沉睡,不知所以。

等再次醒来,眼见四周冷壁清墙,破帐摇榻。原来是一穷苦书生于山中打柴经过救了凤来。凤来处书生家中养伤数日,两人日久生情。不久书生便送凤来回宰相府,相爷见书生满腹经论却无一官半职,出银赠予他进京应考。

时间飞逝,凤来家中日复思念,况心生忧虑,进京一月有余,何不见书信一封慰籍。一日宰相下朝回府,见抑郁寡欢之女不忍将事情托出伤及凤来憔悴思心。

其书生进京过考,才能换得状元名号,本应返回迎娶相府千金,却难料圣上将女公主许配,推脱不成怕遭杀身之祸,只好勉强答应。

李凤来日渐消瘦,得了风寒整日家中养病。忽将军到府探访,将书生迎娶公主之事告知于她,凤来锥心痛哭,心认书生负心人。

将军契而不舍,终有一日夺得美人归。

半年后,凤来生一孩子。

“说,孩子,究竟是你与何人所生?”将军战场而归,妻已生儿,却时日不对。

“夫君莫要生气,先喝一杯茶水,听妾与君慢慢道来。”凤来心平气和,脸上气色越发霜白惨淡,给将军端上一杯轻烟飘渺之香茶。

将军一气,一饮而尽。

“不错,孩子确是妾与当朝状元所生。”凤来脸上一抹阴险却隐带痛楚的深情。

“你这不知廉耻的贱妇!”将军动怒,将李凤来搧倒在地。随即口中一条红色流出唇外。

“你……你!”他圆目滞瞪,手指凤来就要倒地而去。

“呵,你这狗贼,通敌叛国,还害得我误此终身,此生我与你一同赴黄泉,来生绝不与你见!”说完,凤来仰对空中一笑,吐血身亡。

几日后,将军府白绸悬梁挂柱,举国哀悼丧事。

原来,李凤来与书生早已私定终身,他名排榜首之日,将军便推举圣上赐婚状元,好趁机占得凤来。书生不敢违抗圣旨,只得遵从,可新婚当晚,书生自尽。

凤来得知其中蹊跷,圣上怎会突然赐婚于状元,其都是将军幕后操使,不但误了李凤来一生幸福,还联通敌国,出卖情报。

她知晓实情后终日暗悔,可事已至此,已无回头路。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只得采取智谋胜策,不然往后国变家败,全属贼人所意,无奈出此下策,同归于尽。

若没前世,哪有来生。

今,21世纪科技发达时代。

某所校园里,一个女学生正和她的好闺密走在林荫道上。

李凤来是这所学校的校花,人长得漂亮还学习成绩好,善良又温柔,真是男同学们眼中的女神模范。

一天上午,正是课间休息时间,李凤来是学生会的会长,为了筹办迎新会到图书馆借鉴资料发挥创意。

图书馆内静谧得仿佛空气都凝结了,她来到书架前,抬手扣住书角抽出一本书,翻开一看,是她正要找的。

这时从书架上不安稳的几本摇摇欲坠想要跳出来,眼看就要砸中凤来,一个身影快速闪过,把她拉到一边,随声落地的是几本有铅笔直径厚度的硬封书。

抬眼一看,是长相清雅的一个男学生。

俩人四目相交之间,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愫,仿佛时间已过千百年,蓦然相望,那人远便近在前。

他们认识了。不久后学校沸沸扬扬传出他们的流言蜚语,两人牵手确定关系什么的。

这可是使得暗恋凤来的一堆男生们眼热。

大学校园里一片宁静,有人说,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果不其然,一个星期后,发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在某天傍晚,独行于小巷中的凤来,被人劫持了。

几天后,新闻上传出在某街某巷一名某大学的校花惨死废墟工厂,死因是被人连捅数十刀流血过多身亡,目前凶手正在逃逸有待抓捕归案。

被流言传闻校花的男友龙羽晟知道后,整日心神不定,发誓一定要替凤来找出凶手,以安她黄泉瞑目。

因为,学校里的不是绯闻,李凤来和龙羽晟真的在一起了,也许是天注定,地撮合。

自凤来死后不到一个星期,学校又出来一个绯闻:龙羽晟在前任校花尸骨未寒之际结交新任女友。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凤来死后第二天,就有一名女生不顾别人闲话对龙羽晟纠缠不放,还诬赖他有了凤来这个新欢,忘了她这个旧爱。

凤来和这个女生,到底哪个是他之爱?

为什么龙羽晟这么快就接受了那个女生?

就在凤来死后的第13天。

教学楼楼顶上,一个身影刚放下靠近耳边的手机, 抬头仰望那灰色黯淡的天,缓缓启唇:“凤来,你要等我。”

他的身后,出现一名身材婀娜,俏皮可爱的女生。她朝着他的背影笑着走去:“羽晟,找我什么事儿啊,这么神秘……”她脸上洋溢甜甜的幸福,双臂圈住他的腰。

“梦蝶,凤来的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吧。”龙羽晟开门见山语气严谨起来。

那个抱住龙羽晟的女生,梦蝶忽然双眼睁大,似乎有些惊讶的怔住了一下,缓缓开口:“你在说什么呀?”她没有松手。

龙羽晟拉开圈住他腰的手臂,转过身退后了几步:“是你让人杀了凤来,对不对?”他看起来有点儿着急了。

见事情再也隐瞒不住,把事情全盘托出:她因为龙羽晟是富家独生少爷,而且又聪明人又帅气,自己又是有钱的人家,就认定自己只能配这种十全十美的男生才不会失掉她的高贵身份。心生嫉妒,为什么家境平平的李凤来被学校评为校花还被这么个好男人喜欢,而自己就像路边的小草,没人关注。所以凭着自己家境富有,收买混混,在李凤来回家途中,将她杀害,而且使计阻止警方调查。

就是这么个简单的做法,使科技发达的现代也查不出,而被龙羽晟发现其中的蹊跷。

就是个这么简单的原因,也能成为一个虚荣的人杀人的理由。

龙羽晟哭笑了笑,忽地一颗晶莹划过他脸颊,道:“你,太胡闹了。”

“怎么了嘛,我就是喜欢你呀!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有多深?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她有什么好?她可以给你什么?我可以给你的她都给不了!”梦蝶跟换了一副面具似的转变语气,脸上愤怒的深情一点也隐瞒不了地展露出来。

“呵……”龙羽晟侧转过身,双眼朦胧望去远方,怅惘地道:“她能给我的,真实的快乐,就够了。”他心里被扎了一样的感受,应该是想起了过去和李凤来的点点滴滴。

“呵呵,快乐?我也能给你啊,你想要什么,没有我找不到的,我有的都给你,你还想怎么样?!”梦蝶激动不已,好像再怪罪龙羽晟的不是。

“真实的快乐,买不来。那是我和她在生活中的点滴,虽然时间很短,但我想,你永远也不知道,一切清淡的时间中,忽然有那么个人,值得为她付出的那份精力,却是自己生趣的存在,成为动力的感觉,是多开心。因为我不是一个人了,凤来,是我觉得生活也有甜蜜的源泉。”

没有人知道,自小天生聪明的龙羽晟在仆人陪伴长大的童年,多么的无趣,十六岁被破例收录了大学,第四年,遇上了凤来。

他20,大四。她19,大一。

凤来尽管家境一般,但她善良单纯,虽然长得漂亮但也没有因此高傲自大,反倒是为人亲和,对人温柔关照。

也许真的有前世今生,见到龙羽晟的第一眼,她心动了。那刻,便注定她的命运终结。

“你们听到了吗”龙羽晟转过身后,对空气一嗬。

随即好几十名警察持着手枪开展半圆包围了梦蝶这个女生。她惊讶地看向周围,眼睛一定,死死盯龙羽晟,狠狠说道:“我,不会放过你!”面目狰狞地裂开了脸皮!

裂开的脸皮下,出现一张新的脸孔,那可谓是倾国倾城,一双迷人的美目,雪鼻红唇,胜过李凤来的容貌,那种高雅中透着冰冷的玉颜,不是现代所有。

“龙羽晟,你可知本宫为了你吃尽多少苦头?”大家都认为这个梦蝶的人有来历,不过,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不。

“本宫是仙沄皇朝的公主,屈尊降贵下嫁于你,竟新婚之夜自尽抛下本宫,你让本宫颜面何存?本宫不甘心呐,所以让父皇请人教本宫变胜法,才活得了如此,就为了找到你这个负心人!”梦蝶撕开贴在她脸上摇摇欲坠地假皮。

在场全部人员瞬间惊呆了!一个个呆如木鸡,第一次碰上这么棘手的案子,可是一瞬间的呆滞后大家都分分正常了,他们心里有个想法,眼前的这个女学生,是不是患有精神病?

“什么?”龙羽晟的眉心紧蹙了一下,一脸的疑问看着梦蝶。

“龙羽晟,事到如今全部都是因你一人而起!如果没有李凤来,千百年前的你我,便是世人羡慕的一双鸳鸯眷侣,若没有李凤来,现在的我们,也是人人眼中赞扬的一对人,呵……”说着,她眼中出现了一丝辛酸。

“不,你错了。我想,你口中说的那个负心人,想必早已经和千百年前的那个李凤来私定终身。而且他心里始终只有李凤来,而你,是插入他们两人的第三者!我在认识你之前认识的凤来,根本没有什么喜新厌旧的说法。”龙羽晟脱口而出的一段话让这个叫梦蝶自称公主的女生顿时消了些许怨怒。

在场的众人头皮已经麻了,还真是遇到个千年老妖的案子。

“不!怎么可能!不可能,父皇怎么会将我赐给早有家室的人……”她慌了神,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步。在她的记忆中,圣上是对她最好的亲人,捧在手心里都不舍得让她受一点气的人。

众警员趁机将梦蝶逮捕,她被克制住不能动弹,却嘴上不依不饶地硬是说龙羽晟骗她。

“我想是你父皇听了别人的谗言。这能怪谁。”他冷冷地说。

警察们把凶手抓拿归案,带下教学楼。此刻的楼顶上,只剩下龙羽晟一个人。

他走到围栏的边缘,一手抓着栏杆,眺望远方,眼神迷离地,道:“凤来,你可以……瞑目了。”撑手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情情怨怨,终化空念。千年回溯只为再续前缘,债负谁人埋黄土,零落一夕赴碧落。

三年后的一天晚上,一个被情伤透心的女生夜醉回校,经过教学楼的路上,迷蒙画面间,见到一个人影从楼顶……跳下。

他是一个脚踏两条船的男学生。

“姑娘,你见到李凤来吗?”声音如喉咙塞进一堆的沙子一般怪。

女生正眼看去,他是一个身着破烂铠甲头束发髻的……男人,渐渐地,他的眼睛,鼻孔,嘴角,脖颈两侧,都流出一道道血红。

“啊!救命啊!鬼啊!”

---- 作者寄语:不喜勿喷哟~费了两天写的……

8方水循环泵清洗吸污车价钱多少

LED三防灯河南290W防爆灯厂家

实验室气体湿度检测仪合肥经济温湿度传感器生产厂家

螺旋输送机昆明螺旋给料机批发

杭州pvc地胶厂家办公室PVC地板

东风3方全吸式道路清扫车门市价

环形被动网厂家被动网价格

台州市路桥区自来水管查漏抢修

顺义区办理锅炉清洗维护服务企业资质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