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郴州煤炭经济运行系列报道之一【婴童】

发布时间:2019-07-12 12:51:58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郴州煤炭经济运行系列报道之一

发端于2012年的煤市“寒冬”持续发酵,受国内煤炭价格延续跌势,湖南郴州煤炭产能过剩,产品供过于求,库存积压严重。5月22日,行走于郴州市资兴、嘉禾等地的煤矿,所到之处,记者见到最多的是库存的煤炭,静默一旁等待买主。听得最多的是“我们的煤卖不出去,处在亏损状态,不知怎么应对?”的话语。据海关总署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煤炭进口量达8000万吨,保持30%以上增速,也因此加速了我国煤炭的积压滞销,煤价一跌再跌难改颓势,以动力煤为例,目前其指数已经连续5个月下挫,较2011年价格高点暴跌248元/吨。

全国煤炭市场的低靡,波及郴州市煤炭经营陷入困境。“目前,我所在的煤矿煤炭销售均价为480元/吨(含煤炭税费),最高价为600元/吨,最低价为340元/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吨煤销售均价下跌了200元/吨,跌幅为30%。”永兴县塘门口镇株山冲煤矿董事长刘俭廷告诉记者。他说,永兴47家煤矿几乎每家煤矿都有煤炭库存,很多煤矿在停产了一个多月后,库存的煤炭依然没能卖出去。一些对市场信心不足的企业主承受不了一直亏损的状态,已于去年下半年自行限产。马田忠和五矿在去年下半年停产以来,目前库存煤炭量已达到近6千吨。香梅八矿库存近2万吨。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煤矿因为与华润电厂有煤炭销售合作,库存虽然不多,但也是亏损经营。

在去年12月底,投资8000多万元进行技改扩能,通过验收合格后可以投产的永兴榕禄煤矿董事长肖保平对记者说,“随着煤炭行业标准的不断提高,以及物价的上涨,煤炭生产成本一再上升,再加上税费、管理费等,煤吨生产综合成本达500元以上。我的矿自从技改验收可以正常生产后,又遇到节会停产、事故停产,今年几乎没有生产几天,这么多的投资,且大多都是民间借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本金啊。”作为产煤大县的永兴,煤炭经济曾撑起财政收入的“半壁江山”,而如今“跌跌不休”的煤价和直线升高的库存压力,却让当地煤企发愁了。

在拥有全市最好煤质的嘉禾采访时,各个煤矿的煤炭同样受到了冷落。22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嘉禾县田心乡兴宝岭煤矿。矿长李红阳向记者介绍说,在煤价大幅度下跌的同时,嘉禾县煤炭库存量也持续增加,今年1至3月份,嘉禾县煤矿累计生产原煤37.5万吨,实际销售28.37万吨,库存积压煤量为9.13万吨,平均每矿库存积压3969吨。其中库存积压最多的煤矿高达7500吨,相当于煤矿1个半月的核定产量。全县绝大部分煤矿处于亏损经营和保本经营状态,只有极个别产能好、煤质好的煤矿略有盈利。

资兴市的煤炭市场更不容乐观。资兴作为资源枯竭型城市,大多数煤矿开采的是低质煤。“我办了几十年的矿,从来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境和压力。”资兴三都镇中田煤矿的黄小林告诉记者。据介绍,资兴的低质煤为每吨160元左右,中质煤250元/吨,优质煤500元/吨。面临日益低落的煤炭市场,煤矿所要上缴的各种税费并没有适当下调。湖南盛翔矿业集团总经理段资阳说:“如果说在前几年煤炭市场好时,我们还可以承受各种规费。面对疲软的煤炭市场,我们有点承受不住了。”

桂阳、宜章、临武等地煤炭企业同样受进口煤炭较多、水电出力较好等诸多影响,煤炭市场需求锐减,煤炭无价无市,已有几家煤矿自主停产。郴州市煤炭企业再次面临市场“疲软”挑战。郴州市煤炭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今年我国煤炭需求将继续保持低速增长,煤炭市场继续呈现供需相对宽松态势。受国内外严峻复杂形势影响,郴州市煤炭经济运行中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因素依然较多,各级各相关部门及煤炭企业无疑应多思考未来的出路。

“煤炭既是郴州市的传统产业,也是支柱产业之一,煤炭产业承载着保障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任。”郴州市煤炭局局长邝良桃说。他认为,无论风能、水能、太阳能、天然气等新型能源怎么发展,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煤炭作为主体能源的地位不会改变。无论区域经济结构怎么调整,地方经济发展对煤炭资源依赖度在一定时期内不会减弱。那么,郴州市煤炭产业如何在逆境中奋起,在低迷、疲软中突围,我们期待好的对策,期待积聚复苏的力量。

朗盛为轻型结构应用推出两款新型PA6

英特尔推CoreM填补PC和平板之间空白

海宁今年受理光伏发电容量或超100兆瓦

三水西南构筑国际级食品饮料产业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