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服装业活着但活好不容易-【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08:36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有那么一个服装中转站,位于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里,陈先生在十年生意中第一次说“最近手头紧”;阿浩是位网店创业者,在网络上努力经营了5年,依旧挣扎在生死边缘;有一个西服生产厂,手里有金剪刀,但却为接不着单而发愁;还有一个设计专业出身的创业者,为两年前没有坚持走品牌设计之路而悔不当初……

虽然,对于今天的本土服装市场来讲,这是一个品牌为王的时代。然而,南到虎门富民,北到沈阳五爱,熙熙攘攘的提货人群始终不见稀少。这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本土服装加工型企业的门脸。

由于2008年到2009年间的金融危机的冲击,本来消费中高端品牌服装的消费者开始向平价快销品牌以及批发市场商品位移——趁着这个机会,那些蓬勃成长起来的为网络服装店供货的加工企业,终于又如鱼得水了。

“最近手头很紧,早点把尾款结了!”

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里,一位带着眼镜略显微胖的陈先生把一个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搬进了自己的铺面。这是一个炎热的早上,还不到9点钟他就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对不起,我们小本生意概不拖欠。”陈先生一面挂好了几件皱皱巴巴,尚没有熨烫好的男西服,然后对一个面生的顾客强势地说,“要几件都是一样的价,58块钱一件,这一溜都这个价格。”

那个提货的年轻女孩子撇了撇嘴,一溜烟离开了铺面。然后又来了几个人,陈先生都好像狗熊过冬一样爱理不理的态度。

直到阿浩走进店里,陈先生的眼睛才放出了热情的光彩。然而,阿浩带来一个好消息,又带来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阿浩要那58元的西服,三个款式,每款4个号型,各100件。这样算下来,陈先生就有了小7万块的进账;坏消息是阿浩只带了5万元现金。只见陈先生迟疑了一秒钟,就说:“没事儿,拿走吧,下回带来就行。”

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铺面,只要有这么三五个浩哥就能把现金流转动起来。陈先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就这些貌似破烂的男西装,没有里子,没有衬,没有推归拔烫,从广东出厂的时候也就28元吧,被他从广州流花市场挑来,装上火车搬回自己的铺面,一件就涨了30块钱。

像陈先生这样做流通贸易的批发商人,手里的货品没有品牌,店面的名字没有品牌,而他自己也毫无名头。依靠一些来来往往提货的网店店主与实体店店主的生意,一个月也有几万元的进账。

“最近手头很紧,早点把尾款结了!”阿浩打包艰难地迈出店面的时候,陈先生嘱咐了一句。原因是广东的工人工资与面料成本价格也在涨,同样的一件再进货,也就不是28元了,而是42元。加上最近店铺的租金涨了,陈先生第一次向阿浩提出了“早点结款”的要求。

“赚很多钱,但是不知道怎么一个赚法”

“我的店铺名称是‘某某某某’(被访者要求隐去店名),为了保持零中差评纪录,你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么?”那位浩哥猛吸了一口都宝香烟,“我除了进货,每天都保持8小时的亲自线上客服。”

这位陈先生的财神爷三十岁刚刚过,一身的潮人味道。淘宝开店3年,年收入二十万的阿浩最近由于进入淘宝商城,销量有了些颠簸。对于淘宝平台越来越复杂的营销手法,阿浩也坦陈自己有些力不从心。原本看上去有利润的生意,从今年开始变得跌宕起伏。

“最重要的是货源问题。当然还有客服问题,人员管理问题和快递运输问题。虽然能活命,但是也每天把我折腾个半死。一个月2000元的客服都是刚刚毕业的学生,还要管吃管住,挺不省心的。”阿浩在陈先生面前的那些得意,回到自己的店铺就消失殆尽。而他最希望找到的是质量更加好一点,价格不能太贵的西服,然而这样的货品却始终没有在动物园出现,“出厂价不能超过110块钱,面料不用上乘,工艺不用考究,只要看上去时髦一点就行。我的顾客都在三四线城市,不瞒您说,有的人就是脚上还沾着泥巴的农民。他们就是要花200多元买一件他们心目中的西装的。不过最近,淘宝商城的竞争有点激烈了,我手里得有好点儿的货源才行。要不然就自己下单试一试。不知道有没有认识的男西服加工厂。”

据阿浩介绍,在北京是很难找到质量好点,加工费便宜点的工厂的。而在浙江、广东,价格公道的加工厂早就被大品牌的订单包了。虽然现在自己的生意还活着,但是活得不好。谈起自己的同行“裂帛”、“七格格”,他就如同受了刺激一般——“可以赚那么多钱,但是不知道怎么一个赚法”是关键。

压低出厂价格或者加工费用,对于阿浩这样一个没有品牌的店铺来说,着实是一个种奢望,因为单价便宜意味着订单基数,意味着合作期限,意味着商户信用,在这些方面阿浩只和动物园的陈先生等级匹敌。而阿浩哥四处打听,直到找到了李总(化名)。

“接阿玛尼订单,就算赔本也值”

2011年,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一切似乎又都等候着新的契机。李总已经在天津宝坻办厂一年整。在此之前,他是北京著名男装品牌里的首席“金剪刀”,他一手缝欧洲古典式扣眼的绝活被很多欧洲工艺师赞美。

阿浩自己开着车,经过朋友的介绍来到李总的办公室,很激动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淘宝店铺。并告诉李总自己想要的价格是150元出厂费的男西装,不知道有没有合作的意向。并且高调地向李总介绍自己想在电子商务领域里做男西服领头羊的决心:“谁说西装不能在网上销售,我们的爆款一个款式卖过两万件!”

李总为难地说:“我这里的西服出厂价最便宜的也是450元以上。我们的定位是做工艺比较考究的西服。很多活儿也是供应好的男装定制品牌。他们卖一件8000到10000元的西服,我们这里连料带工也就1000元吧。但是,实在不会做你们那样的西服啊!”

几个回合的对接,阿浩也就发现自己是投错了路子。回去向朋友说:“你给我介绍的这个厂门槛太高了。”

“不会啊,半年前李总还给欧洲阿玛尼品牌的采购商说,一件样衣出厂费只要150元人民币的。”这位介绍人不解其中的疑惑,于是回头给李总打了一个电话。

李总这才吐露真相:“只要能接阿玛尼品牌的订单,就算是赔本也值了。所以,给阿玛尼品牌采购员,我的报价是150元每套,我的厂小,接不了大批量的单,但是阿玛尼的休闲线西装的工艺也不是那么复杂,一套的出厂工费也就300元,给他报150元。真的签单的时候差不多每件提一些价格赔个100元左右,能把我们厂的影响力搞大,到时候什么品牌的单都能接到了。”

“我却因为喜欢安逸而失败了”

有赔本赚吆喝的加工厂,就有赔本赚吆喝的精品店。

小武(化名)位于北京昆仑饭店精品市场一带的门店终于在两个月之前关张大吉。据说最重要的问题并不是货源,而是消费者的消费意识越来越品牌化。

消费意识品牌化有两个表现形式:首先,本来在深圳拿的那些大牌A货在自己的精品店里突然“走”不太动了,据介绍,这是和周边对娱乐场所的管理有关;其次,人们宁可去正经渠道里买服装服饰,也不愿意在渠道模糊的店面里消费。于是,小武决定不再艰难前行,还是找份合适的工作比较好。

这家开了近5年的店铺在2011年终于寿终正寝,带给小武无限的后悔:“5年以前,我是注册了品牌,注册了公司的。当时有些偷懒,觉得真的要是品牌化运作,投入的钱和精力实在是太多了。要上税,要有正经的财务公司给自己管理账目,要有自己特别研发的产品,上要有独特的设计定位,下要有自己特殊的顾客群体,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痛的事。几年间一犯懒,也就把好好的设计工作室,开成了二道贩子店。”

试想5年前,小武也曾经积极进取过——家客厅里面都是设计图样,店铺里面挂的也都是自己设计出来的服装,服装上面挂的都是自己品牌的吊牌。

“那时候,钱赚的非常艰难。但是,一单一单的从不拖泥带水。我设计的每一件小礼裙卖1500元到3000元左右,有一定的固定顾客。利润虽然可观,只是太辛苦了。我本来去深圳进货,只是为了补一些搭配系列的单品,但是,2009年我没有坚持,那年取货很好赚钱也就没有再自己动手设计研发。”小武回顾着这五年来的创业之路,“现在大概同时间开店的设计师们都开第二家门店了,我知道她们也有她们的艰难,不过她们坚持自己的信念,所以还能活下去,而我却因为喜欢安逸而失败了。”

回收内存芯片

球形支座报价

防腐木亭子价格

翅片换热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