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压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江西一年70万农村人口进城务工百年老村难见人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5:54 阅读: 来源:冲压模厂家

江西一年70万农村人口进城务工 百年老村难见人

江西安义县庄里村:百年老村只见房屋难见人  欢迎回来。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空心村的话题。这些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打工大军涌入城市,在这些城市上演日新月异的变化背后,却是农村劳动力市场严重萎缩的阵痛。在有些农村,一年大部分时间都看不到青壮年,只有空巢老人、妇女和留守儿童常年居住,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空心村”。中国社科院研究表明,去年全国6.4亿农村人口中有2.5亿选择了进城务工,在内陆地区五成以上的村庄里,常年缺乏青壮劳力、没有生产生活的主心骨,成了名副其实的空心村。江西省的数据显示,在2012年,江西省有3562万农村人口,除去老幼病残,还有1597万农村劳动力,而当年外出从业的农村劳动力,就达795万人,占到了全省农村劳动力总数的一半。来看记者在江西的调查。  这些日子,江西省安义县新民乡合水村村委会书记钟兆柳的主要工作就是一个接一个地打长途电话。钟兆柳告诉记者,下个月,财政下发的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就要到账。钱将直接打进农民一卡通账户,而领钱需要户口本和身份证,为了让大家及时把证件交上来,自己要挨家挨户通知。这其中,最让他发愁的是南坑村村小组。  安义县新民乡合水村村委会书记钟兆柳:南坑村总共是123个人,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家,就是这个钟兆武他一个人在家,如果我们要给他们交医保、社保,我们要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他们,很麻烦。  群山环抱中的南坑村有大小40多座民房,唯一留守的钟兆武今年64岁,两个儿子都在广东打工,去年老伴去了县城找活干,家里的大黄狗也不知去向,南坑村真的成了老钟一个人的村庄。钟兆武说,村里最热闹的时候是春节,一些乡亲会回来住上一两天,互相拜拜年。大部分时间,只有他守着空荡荡的村子,唯一的娱乐和陪伴就是电视。  安义县新民乡合水村委会南坑村小组钟兆武:特别晚上一个人搞搞饭吃,睡睡觉,肯定有点寂寞了晚上。  两百多里外的新干县溧江镇庄里村的情况也十分类似。庄里村始建于北宋,村主任李菊如开玩笑地说,八百多年的战乱和饥荒都没给村里带来多大影响,过去二十年的两次打工潮却把整个村子掏了个空,村里九成劳力都去了外地。  新干县溧江镇庄里村村主任李菊如:儿女都在外面打工去了,老人跟着儿女出去了,但是房子空置了七八年左右。  在赣东北的玉山县,浙江人李松根去年底包下了怀玉乡玉丰村两千亩地发展高山蔬菜。可是,从正月等到现在,李松根的基地一直缺人,因为村里的人都出去打工了。  浙江商人李松根:在我们村里总共就是一千零一点人口,在家里的劳动力可能现在一百来个左右。女的大概都是起码的五十岁左右,男的是六十岁以上。  劳力缺失耕地利用率下降新技术难推广  一个百年老村,如今却只剩下一个老人,类似这样的现象在我国的农村恐怕不算少数。而眼下正是农忙的时节,缺少青壮年的农村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空心村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仅仅是青壮劳力的缺失吗?带着疑问,记者继续在江西省进行了走访。  新干县溧江镇庄里村的蒋建国告诉记者,自己今年55岁,已经是留在村里最年轻的劳力。到了双抢季节,由于方圆几十里的青壮年都进了城,根本找不到人帮手。  新干县溧江镇庄里村蒋建国:缺劳力不就自己做,割十亩田不就是自己晒谷,那个时候请人相当难请。  为提高粮食产量,江西今年要求各地狠抓水稻“单改双”。然而青壮劳力的匮乏,使一些地方的农民从双季稻改种回单季稻。  (今年准备种几季稻?)龙南县渡江镇向塘村  肖七妹:种一道。(为什么种一道?种两道不是赚的钱更多吗?)赚钱?种不了啊。  更严重的是,“空心村”的出现,还导致部分农村地区的耕地利用率有所下降。  龙南县渡江镇向塘村钟清燕:到了97、98年以后,打工的人越来越多,送给人家很多人都不想要了,所以就像我家的地有几亩地都丢了好多年的荒。  新建县是江西集中育秧技术示范点,县农科所高级农艺师李正根介绍,尽管加派了技术员,但留在村里种田的老年人文化程度不高,新技术的推广比预期至少慢了一半。  新建县西山镇郭溪村姜胜权:老年人一下两下听是听得一些懂,没有年轻人听得快。  江西农业部门指出,目前在省内大部分农村,青壮劳力外出务工,留在家里的老人成了农业生产的主体,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农业现代化进程。另外,记者调查发现,“空心村”现象不仅影响农业生产,还对农村社会生活形成了强烈冲击  在泰和县螺溪镇中心小学,一半学生是父母都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  泰和县螺溪镇留守儿童谢羽:有的时候会很想爸爸妈妈。  泰和县螺溪镇留守儿童胡永乐:希望他们天天陪在我身边。  农民工大量涌进城市,在对工业经济、城镇建设起到巨大推动作用的同时,也使传统的农村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江西省妇联提供的资料显示,2012年,江西省农村留守儿童占全省儿童总数的近1/5,一些地区留守儿童的比例甚至在55%以上,而照顾这些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了同样需要照顾的留守老人。  江西省社科院研究员李志萌:妇女儿童和老人,就是我们常说的386199部队,这些留守群体其实他们是非常脆弱的。不仅仅是一种寂寞孤独,养老的问题,孩子教育的问题,这种空心村之痛是远远超过我们想象的。  江西一年有70万农村人口进城务工  江西南昌县:被征地农民可享退休待遇  据江西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的统计,去年江西新增城区面积120平方公里,与此相对应的是,农村的土地面积却在逐年减少。数据显示,过去五年,江西城镇化率以每年1.6%的速度递增,平均一年有70万以上农村人口离开土地、进城务工。但是每一千个农民工中,只有6个在务工地购房落户,绝大多数人的父母、配偶、子女进不了城,只能在农村留守。作为城镇化进程中的产物,空心村的现象可能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而由这种现象衍生出来的这一系列社会问题该如何解决,怎样把“空心村”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江西各地又有哪些经验和做法值得我们借鉴推广?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今年,江西吉安市吉州区新圩镇栗溪村的胡绵瑜没有像往年一样外出打工,因为镇里鼓励土地流转,他家的9亩地全部租给了一家蔬菜公司,每个月能收到固定的租金,当季的时候还可以在基地里打工。他说,村里的土地大都流转了出去,而且连成了一片,种起来省时省力,现在不用担心耕地撂荒,也不愁种田没人手。  吉安市吉州区新圩镇栗溪村胡绵瑜:一个人一台机子,一个上午就可以种完。  吉安市吉州区新圩镇镇长刘洁:土地流转这种方式能够很好地解决劳动力外出和土地闲置之间的矛盾,又能够更大程度上可以说是保护我们的粮食安全。  全国首个统筹城乡一体化试验区——南昌县的做法看起来更加超前。在南昌县银三角横岗村,74岁的万水妹给记者看了县里发的南昌县。从今年一月起,她每个月可以从社保局领到将近800块钱的养老金。有了这笔钱,自己吃穿不愁,没了后顾之忧,随时可以跟在浙江打工的儿子儿媳进城。  南昌县银三角横岗村万水妹:这样就跟城里一样的待遇,后生不要负担我们什么。  去年,南昌县拿出12个亿,在江西率先开展了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对于不到60岁的被征地农民,财政出钱帮他们缴纳60%的养老保险费,对于已经超过60岁的被征地农民则直接发放养老金。这个县还对全县空心村进行了撤村并点,撤除一些常年少人居住的村落,集中在城镇做农民安置房,建设配套设施。长期研究农村社会问题的马雪松研究员认为,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正是把握住了解决“空心村”问题的关键。  江西省社科院社会学所长马雪松,这个市民化就是不仅要使他在城市能够就业,而且能够定居、能够转变身份,能够把父母子女全部带进城市,这样你才能解决“空心村”造成的问题。

alevel数学

alevel课程是什么

alevel一对一辅导